主题: 周边县市巡礼之长葛市董村镇的历史变迁

  • 日久见人心
楼主回复
  • 阅读:1978
  • 回复:0
  • 发表于:2019/5/13 16:08:15
  1. 楼主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该作者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长葛社区。

立即注册。已有帐号?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


   


       享有“衡器之乡”美誉的长葛市董村镇,因汉孝子董永在此居住而得名。这里既有郑庄公“掘地见母”处,还有三国名将张辽墓、卓君庙等文化遗存,可以说历史悠久,名人荟萃。此外,长葛市最早的钢材市场从这里起步,机械零部件加工等产业颇具特色。2001年,该镇被河南省住建厅命名为“中州名镇”。本期《许昌往事》,记者走进董村,探访它的故事。
   


       

   


       历史悠久,流传着许多感人的故事
   


   


       

   


   

       
       


   

   


       

   


   


       董村镇街道上车水马龙。
   


   


       

   


   

       
       


   

   


       

   


   


       位于董村镇吴岗村牛脾山上的颍考叔祠。
   


   


       说起董永,许多人会想到根据董永的故事改编的戏曲电影《七仙女下凡》。该电影讲述了七仙女不顾天规,私自下凡与董永结为伉俪,最终被玉帝生生拆散了的爱情故事。同时,董永还是古代“二十四孝”人物之一,其卖身葬父的孝行感天动地,千古流传。那么,董永与董村又有什么渊源呢?
   


   


       4月13日,记者驱车沿魏武大道一路向北,至长葛市长社路再向东直行,过老城镇和新107国道不远,就到了董村镇。镇区长社路两侧分布有多家钢材门店。
   


   


       “董村镇镇名与董永有直接关系。”长葛市董村镇文化服务中心主任李付勤说。
   


   


       相传董永是汉代千乘(今山东省滨州市博兴县)人,他年少丧母,虽勤劳耕种仍难以糊口。后家乡遇战乱,他与父亲逃荒到长葛一带。不久,其父亡故,董永无力埋葬,便向邻里告知,要自卖其身。他从邻村一开织坊的刘姓财主家贷钱10串,将父亲埋葬。
   


   


       附近张姓人家有一女儿巧姐,天生聪慧,心灵手巧,得知董永的孝心和品行,自愿嫁给董永。他们成家后便到财主家做工还债。随后几年,夫妻俩育有两子,一个叫孟述,一个叫仲述。有一天,巧姐正在田间劳作,突然刮起大风,下起了暴雨,不知是身体劳累还是触到雷电,巧姐竟一下亡故。
   


   


       “当地传说巧姐是天山的织女,帮助董永成家后又回到天上了。”李付勤说,没过几年,董永也去世了,被葬在现在的董村社区西一条河沟的北岸。后来,其长子孟述生活在董村,次子仲述在战乱中迁到南方。
   


   


       关于董永卖身葬父的故事,三国时期的曹植在《灵芝篇》中、晋代的干宝在《搜神记》中都有记述。随后,李付勤带领记者来到董村社区祖师庙外,找到一块斜放在墙角的石碑,上写“汉孝子董永之墓”几个大字,时间为1912年。“董永墓原在董村西南,后来群众建房,墓就找不到了。”李付勤遗憾地说。
   


   


       在许昌,郑庄公“掘地见母”的故事广为流传。
   


   


       李付勤介绍,在董村镇吴岗村和老户李村之间,有一条南北走向的高岗,名为牛脾山,又名大隧山,俗称逢母岗。其之所以叫牛脾山,是因为长约4公里,形似牛脾。这里也是《左传》第一篇所记述的郑庄公“掘地见母”处。
   


   


       郑国(当时长葛属郑)国君郑庄公,是郑武公掘突和姜氏的长子,因出生时难产,姜氏很不喜欢他。姜氏的次子叔段一表人才,武功高强,深受姜氏喜爱。姜氏一心想扶叔段上位,但郑武公立了庄公为世子,另外赐给叔段一座城池。
   


   


       郑武公死后,郑庄公继位,姜氏和叔段密谋篡位。郑庄公派大将出兵讨伐,叔段兵败逃亡。
   


   


       平乱后,郑庄公把姜氏安置到城颍(郑地,今漯河市临颍县),并发誓:“不到黄泉,永不相见!”
   


   


       “毕竟是自己的亲母,郑庄公消气后有些后悔。”李付勤说,古人不会轻易违背誓言。恰在此时,守卫在颍谷(今河南省登封市)的地方长官颍考叔来见郑庄公。郑庄公赐之饮食,颍考叔吃的时候,把肉挑出来放到一边。郑庄公不解,颍考叔回答:“小人家有老母,请让我把这些肉带回去给老母吧!”郑庄公听后说:“你有老母可送,我却一辈子没法儿见她。”颍考叔向郑庄公建议,可深挖一条隧道与母亲相见,隧道离地下的泉水近,不算违背誓言。就此,郑庄公派人在牛脾山上劈山为涧,开挖隧道,深及泉涌,谓之“黄泉”。他们母子二人得以相见,被传为佳话。
   


   


       李付勤介绍,传说郑庄公在新郑一带进入“黄泉”,而“黄泉”出口位于牛脾山上。
   


   


       当日,记者从董村镇吴岗村来到牛脾山上,附近一豁口处立着一通写有“考叔庙”三个字的石碑,岗上还有一座颍考叔祠。1981年,颍考叔祠被长葛县公布为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。
   


   


       “原来庙里一通写有‘郑庄公见母黄泉处’的石碑,曾流失到洧川,后被群众找回。”李付勤说。
   


   


       据《长葛县志》记载,在清末民初,董村是许昌到开封的必经之地,曾设有驿站。历史上,许昌到开封的许开路就从董村穿过。董村日有晨集,农历逢一、逢六有物资交流会,十分热闹。
   


   


       采访中,李付勤把记者带到董村外老许开路旁。如今,这条小土路只有两米宽,弯弯曲曲,当年车水马龙的景象已不复存在。
   


   


       爱好文史研究和收藏的长葛市退休干部李学谦说,过去这里是许昌到开封的官道,当时有三四米宽。20世纪90年代,许开路向东改道,老路逐渐被废弃。
   


   


       1994年,董村镇口王村钢材市场在长社路建成,从最初的不足20个商家发展到拥有116个固定钢材交易的商家和其他300多个商家。钢材市场内,杆秤品种齐全,交易量大,拉动了长葛市上千家企业和个体户的发展,形成了回收、加工、生产、销售的生产链。该钢材市场成为长葛市乃至长江以北的钢材交易集散地。
   


   


       2000年,经河南省人民政府批准,董村撤乡建镇,董村的发展登上新台阶。2001年,董村镇被河南省住建厅命名为“中州名镇”。
   


   


       2011年5月,长葛市汇众源建材商贸市场有限公司成立。新的钢材市场占地120亩,内设摊位120个,年交易额近两亿元。
   


   


       “我们镇的钢材市场起步最早,而且品种型号齐全,一直为镇里的支柱产业。”该镇党委书记张志良说。
   


   

       
       


   

   


       

   


   


       远近闻名,“衡器之乡”名副其实
   


   


       

   


   

       
       


   

   


       

   


   


       董村镇高车贾村村头的地标。
   


   


       在20世纪八九十年代,木杆秤可以说是家家必备的称重工具,尤其在农村,一家通常有两三个长短不一的木杆秤。
   


   


       在董村镇高车贾村西头路北侧建有一处由木杆秤与秤砣、秤盘组成的地标建筑,秤杆长4米,前后两个秤砣有一米多高。秤盘下椭圆形的底座上写有“高车贾”“中原衡器第一村”等文字。
   


   


       “我们村叫高车贾,是因为村民由这三姓人组成。”该村党支部书记车有道介绍。接着,他带领记者来到该村木杆秤制作技艺展示馆。馆内摆满了村里遗留下的制作木杆秤的各种工具,足有数百件之多。墙上的文字记述了我国木杆秤的产生到电子秤出现的过程。
   


   


       车有道介绍,数千年前,中华民族的祖先便有了量的概念,有了“比较测量”。商品交换促进了早期度量衡器具的出现。度量中的“衡”,就是指的“原始秤”。《大载礼记?五帝德》中已出现“黄帝所记五量中的权衡”的记载。《尚书?夏本纪》中有“秤以出”的记载。《管子?七法篇》中有“衡石”的记载。春秋中晚期已出现了木衡、铜环权。战国时出现了不等臂天平。
   


   


       “公元前600年左右出现了提系杆秤,现在的木杆秤即从那种提系杆秤发展而来。”他说。
   


   


       公元1635年,长葛的秤工已开始了秤的制作。由于当时的官府严禁民间私自制秤,秤工只能私下收徒。1765年,长葛的秤工有50人左右,到1865年超过百人,还成立了长葛“星秤会”。民间制秤被允许后,秤业由此得到迅速发展。
   


   


       明朝末年,长葛因战乱导致人丁稀少,田地荒芜,来自山西省的移民不时迁至长葛。其中有位会做秤的师傅姓王,他来到长葛后,在县东罗庄和吴岗村南小赵庄收徒传艺,开创了长葛手工制秤业。后王师傅卒于长葛,葬于吴岗村南大杨树下,至今坟墓犹在。
   


   


       “董村木杆秤技艺系世代口头相传,且传男不传女。”高车贾村村主任贾满长说,《安徽计量志》中就有“长葛三岁娃娃会做秤”的记载。
   


   


       到民国时期,制秤业不断发展,有部分秤工经营有方,技术精湛,在外出流动中选择了适宜的地方设立铺面,开设秤店,由亦工亦农变成了专业经商。由此,长葛秤工开始遍地生根。1911年至1940年间,长葛秤工侯老二、赵西振、车建业分别在徐州、蚌埠、洛阳设了秤店。郑州的李同泰、李成泰也是长葛秤工开设的秤店。另有秤工在开封、界首、信阳、正阳、潢川、辉县、灵宝、汝南等地开店,到1951年,长葛秤工王茅岗进入新疆伊犁开店,至此,长葛秤工的足迹遍及全省和全国很多省市。
   


   


       1976年,长葛县有衡器厂、社、组110多个,秤工2300多名,最有名的厂有口王五七衡器厂、吴岗衡器厂、高庄衡器厂、王庄衡器厂。
   


   


       1977年8月,长葛县召开制秤名师座谈会,有110多位制秤名师参加。其中,参加座谈会的还有曾在1937年为杨虎城将军的银行制作过两支银秤的李歪。
   


   


       1981年,杆秤生产量近百万杆,产值达500万元左右。董村一带成了村村制秤、队队办厂的木杆秤之乡。
   


   


       1985年6月,河南省计量局在长葛召开了全省木杆秤、竹木直尺向法定计量单位过渡改革座谈会,制定了公斤秤的样品标准。
   


   


       1987年,长葛董村和浙江永康一起被命名为“全国衡器之乡”。2013年,长葛木杆秤制作技艺被评为河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。陈学增、赵群智等人被命名为河南省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。
   


   


       当天,记者在董村镇十里铺村见到了85岁的陈学增。陈学增幼年读私塾,12岁从师赵庚戌(1890年生人,在开封设店铺),五年后回乡从事制秤业。“我在开封学手艺是‘一年徒弟三年牢’,刚开始不让学做秤,只能干些杂活儿。”陈学增回忆。
   


   


       他学成手艺后回到村里,做了生产队会计,边从事生产,边恢复生产队里的制秤业。1982年,他开了家庭制秤作坊,并传艺给儿子陈英杰、儿媳李梅芳。
   


   


       正说着,陈学增的儿子陈英杰从房间里拿出一支用红布包裹的大木秤,秤杆长3.2米,秤砣重20余公斤。“我在2018年做成,全部是手工打造,足足用了一年时间。”陈英杰说,秤杆用楠木做成,经过处理后,他在秤杆上写出“天下第一秤”等字样。这杆大秤能称1吨重的东西。
   


   


       陈英杰是长葛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木杆秤制作技艺传承人。前不久,他还应邀参加开封市孝道文化节,向观众展示自己的“天下第一秤”。
   


   


       陈英杰说,各种电子秤的出现冲击了木杆秤的生产,如今,制木杆秤的董村人已经不多了。
   


   


       “这些年,木杆秤已经退出了历史舞台,但曾经在市场交易中做过巨大贡献的木杆秤,我们不能忘记。”陈英杰说,传承不守旧,创新不忘本。这些年,他主要着手制作工艺木杆秤,并向旅游产品、收藏品方面发展。
   


   


       “衡器制作是我们镇的一张历史文化名片,我们打算建一座衡器展览馆,把我们镇衡器发展的历史展示给大家。”长葛市董村镇党委书记张志良表示,他们会传承并保护董村木杆秤制作技艺,并根据市场需求不断创新,提高科技含量,在传承中创新工艺,将董村木杆秤这历经数百年、世代相传的手工制秤技艺发扬光大。
   


   


       

   


   


       产业升级,工业强镇再崛起
   


   


       

   


   

       
       


   

   


       

   


   


       董村镇的钢材交易市场比比皆是。
   


   


       不少人都知道,改革开放后,“长葛制造”闻名中原。改革开放之初,董村镇有制鞋厂、皮鞋厂、轻工机械厂、度量衡器配件厂等多家企业。
   


   


       今年75岁的王秀盈是原董村党支部书记,目前在董村镇政府社会法庭做“常驻法官”,有自己的“王秀盈调解室”,为群众调解矛盾,奉献余热。
   


   


       说起村里的集体企业,王秀盈回忆,20世纪60年代,村里就建了烘炉,召集了10多名“能人”,主要打铁铸造铁犁、锄钯、铁锹等农具。
   


   


       “当时,我们为社办企业工作,随着企业的发展,又生产卷烟机配件,为许昌卷烟厂、驻马店卷烟厂生产烟枪等卷烟机的零部件,后来还生产卷烟机整机。”王秀盈回忆。
   


   


       “文革”期间,城里的企业纷纷停产,给社办企业的发展带来了机遇。“文革”结束后,城市里的国有企业恢复生产,董村乡的集体企业停止生产卷烟机整机,只生产配件。
   


   


       “1982年,我任董村党支部书记,随后在董村机械厂当厂长,不久安排技术人员到西安市学习。技术人员回来后,我们就开发生产农用机动三轮车。”王秀盈说,长葛“奔马”牌三轮车的生产,仅早于他们生产的农用机动三轮车几个月。随后,董村机械厂在河南省为农用机动三轮车注册了“环游”牌商标。效益最好时,他们厂一个月生产农用机动三轮车数百辆,年产量有上千辆。最红火时,消费者需要提前交订金才能买到农用机动三轮车,产品主要销往辽宁省、吉林省和黑龙江省。
   


   


       1994年,受各种因素的影响,董村机械厂资不抵债,走向破产。
   


   


       “集体企业风风火火几十年,最终虽然不复存在,但为后来私营企业的发展,培养了一大批管理人才和技术人才。”王秀盈说。
   


   


       在董村镇柳庄村,“雨才老醋坊”已经有百余年的发展史。现在做醋的是“80后”张钫和他的妻子刘玉杰。
   


   


       当天下午,记者来到柳庄村,看见张钫家的大门上方悬挂着一块黑底金字的匾牌,上写“雨才老醋坊”。“这是我丈夫张钫写的!”走出大门的刘玉杰自豪地说。
   


   


       记者一走进他们家,就闻到一股浓郁的醋味。为了做醋,张钫家的小院上方进行了遮挡,院子里放着几口大水缸。
   


   


       不一会儿,张钫的爷爷张雨才从外面回来,给记者讲述了他们家做红薯醋的历史。
   


   


       张雨才告诉记者,红薯醋的特点是酸中带甜,开胃。另外,红薯的产量大,做醋的成本相对较低。到张钫这一代,他们家已有四代人做红薯醋。“最初做醋大多是自己食用。”张雨才说,他的父辈做红薯醋只是为了自己家人食用,后来逐渐发展为经营。
   


   


       那么,红薯醋是如何制作的呢?刘玉杰介绍,首先把红薯洗干净,蒸煮后放进大水缸,等温度达到40℃时,下醋曲,使其发酵成醋酶。过一段时间后,在缸里加入小米糠继续发酵。这时候需要翻缸倒胚,连续7天。从蒸煮红薯到出醋,需要25天左右。记者看到,从大缸里沥出的红薯醋呈琥珀色,晶莹透亮,口感酸甜,回味无穷。
   


   


       “我们做的醋由纯粮食酿造,不添加色素、糖浆。”刘玉杰说。如今,他们做的红薯醋近销周边乡村,远销广州等地。
   


   


       记者以为,这么地道的红薯醋,其价格应该高于其他老陈醋。刘玉杰笑着说,他们家做的红薯醋每公斤才售价4元,前几年没涨价的时候更便宜。“我们做红薯醋不为挣多少钱,为的是传承老一辈的手艺。”在外面办事的张钫在电话中给记者说。
   


   


       下一步,董村镇政府将就张钫家的红薯醋制作技艺,向有关部门申报非物质文化遗产。
   


   


       董村镇作为闻名遐迩的“衡器之乡”,衡器加工历史悠久。
   


   


       作为拥有长江以北较大规模的钢材市场,机械配件加工异军突起,全镇从事加工业的生产厂家和商户有近400家,年产值近15亿元,从业人员有万余人。
   


   


       新时期,董村镇将依托木杆秤制作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、“衡器之乡”的美誉建造衡器文化博物馆,保护好、建设好、宣传好郑庄公“掘地见母”处、颖考叔祠、汉魏名将张辽墓、董永“卖身葬父”等文化遗产,用“文化名片”打造魅力董村镇,开展“董村好人”的评选与表彰,展示董村镇的生活之美、社会之美。
   


   


       据了解,如今,董村镇工商业发展快速。
   


   


       随着马庄工业集聚区、口王工业集聚区、高庄工业集聚区的成立,董村镇工商业实现了产业优化升级,感光材料生产、现代衡器制造、机械加工配件生产、铝材生产等呈现快速发展之势,一个新兴的工业强镇正顺势崛起。
   


   


       “2019年,我镇规划了沿新107国道新型机械加工产业带,吸引临近的新型机械加工业向带内集聚,形成规模效应,并成为董村镇新的工业经济增长点,董村镇经济社会发展必有大作为。”长葛市董村镇党委书记张志良表示。
   


   


二维码

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

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
加入签名
Ctrl + Enter 快速发布